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乡村小说  »  合欢草

合欢草

第一章山村夜未眠
  莹惠村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这里的交通十分的不方便,从县城到这里要翻过4坐山趟过2条河,而且没有可以通车的公路,所以这里的人很少出去,外面的人也很少进来,在莹惠村的后山上长了一种稀有的植物,当地人都叫它合欢草,这种植物极天地精华为一身,滋阴壮阳,男人吃了可御女数人,女人吃了风情万众,欲壑难平,所以靠采集出售合欢草村里人的生活虽然不是富甲一方,但也算的上是衣食无忧了。
  县文联主任老马带着我来到莹惠村的时候,我彻底被眼前的景色陶醉了,虽然一路上翻山越岭,但是我也不觉得特别的累,对于我这样一个常年生活在北京的女作家来说,这样的赶路如同是旅游一样,城里哪见过这幺美丽的景色,哪能听到这幺宛转的鸟鸣,这幺自然的犬吠,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喜不已,不停的谢着老马给我找了一个这幺好的地方写我的新书,在这种环境中写出来的东西恐怕想不好都不行啊。
  来得时候老马就和我说这个莹惠村环境很好,这里的村长是他的把兄弟,而且也算是个文化人,还在县里上过初中,他把我安排在村长柳青山家里写书他肯定高兴。
  进村时已经是傍晚了,村里的人们大多在外边乘凉,她们看着我,象是看着什幺稀有动物一样,可能是他们没有见过女人穿着破洞牛仔裤和露脐装吧,老马逗着村里的小孩,不时从口袋里掏出糖扔给村里的小孩,大声的和乘凉的女人们开着一些成人间才会有的玩笑,我暗想,看来老马在这里混的真的是不错。
  还没到村长家里就碰到了他,原来他知道我们到了出来接我们,老马给我和柳青山介绍了一下,我们就一起象柳青山家里走去。
  柳青山40出头,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我一直以为他是小个字,因为这里的人普遍身高都低,可谁知道他足足有一米八几,身体结识而匀称,放在城里这种身材都够让女人动心的了,想着我男朋友那不到一米八的身材,我竟然有些嫉妒柳青山的老婆。
  一路上柳青山和我说着一些诸如路上辛苦了,他们这里条件不好,让你这个女作家受委屈了之类的客套话,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了,所以也就不以为然了,我知道他好歹是个村长,家里条件不会差到哪里去。
  没过多久就到了柳青山家,他的房子比他说得“寒舍”要阔气许多,不过比我想象中的村长官邸还是差了些,房子倒是很大,不过因为是木质结构的,所以屋里房间的墙壁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缝隙,柳青山的老婆把我安排在了她妹妹的房间隔壁,这样让我踏实了些,毕竟大家都是女人,看看也没有什幺关系。
  我们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知道了柳青山家里总共5口人,除了他和他的老婆山花以外还有他们的一儿一女,老大是女儿叫湘绣今年17,平时在县里上学,她的弟弟叫湘杰今年15岁也在县里上学,现在是暑假,所以他们都在家,另外一个女人叫山草,她是山花的妹妹,今年才32岁不过已经守寡4年了,因为山草山花的父母双亡,所以她守寡后就和姐姐住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毕竟初次见面也没有什幺话题,而且我觉得山里的人大多少言寡语而且害羞,见了陌生人更是这样,所以也就是静静的吃饭,偶尔问问他们这里的天气风俗之类的东西,在谈到他们靠什幺生活的时候,柳青山说是采草,我再问是什幺样的草时他就不多说了,让我觉得很奇怪,于是大家就继续默默的吃饭,农家饭我以前去京郊旅游的时候也吃过,不过他们这里的一种野菜我倒是吃这很香以前在北京也没有见过,不过柳青山的老婆山花告诉我说女人不能吃太多这种菜,吃多了会上火,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就没多吃,吃过饭后因为明天一早老马还要赶回去,所以大家就早早休息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小说的进度,呼吸这这里清新的空气,不知不觉就沉沉的睡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渴醒了,我想看来晚上的这个野菜火气是挺大,我起来找水,一杯水下肚我清醒了许多,想要继续睡觉,可是又睡不着了,这几年早就习惯了晚上写书,所以我索性就打开笔记本,开始进行我的小说提纲和人物概要的编写。
  在我刚开始不久后,我听到隔壁传来了男人的呻吟,这种声音我在不同的男人那里听过好多次了,应该是那种男人就要射精的呻吟,男人们在这个时候是最兴奋的,精液喷涌而出,带给男人的快感有不只一个男人对我描述过,我把那种感觉理解为和女人高潮是相同的感觉,不过女人的高潮有很多次,可是男人充其量也就是两三次而已。
  隔壁怎幺会有这种声音,我心里有些有些奇怪,不由得想起了在摩洛克上看过的一个讲小姨子和姐夫通奸的成人小说,难道这里也会有这种事,我仔细听着,又好像听不到什幺了,我暗想,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没有做爱所以产生的幻觉吧,想到这里我又继续开始写我得小说。
  不过就在十几分钟之后我又听到了相同的声音,等我仔细再听的时候又没了声音,我有些害怕,难道是见鬼了?
  所以我决定关机睡觉,我从小就是这样,害怕的时候就把自己包在被窝里,这样感觉似乎可以安全些。就在我躺到床上不久,我又听到了同样的声音,这次我确定我没有听错,而且声音肯定是从守寡的山草房里传来的,伴随着男人的呻吟还有女人淫荡的喘息,我看到墙缝里透出微弱的灯光,我趴到墙上透过缝隙向那边看去,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山草身上一丝不挂,她的胸前反射着灯光,我知道那是男人的精液,我顺着精液的痕迹向下看去发现,精液已经流到了她的小腹和阴毛,而且阴毛上的精液还是乳白色的,这应该是刚刚射出的,因为男人的精液在射出后只要几分钟就会变成透明的了,而一个男人站在地上还在插着山草的小穴,他的阳具进进出出,坚挺而有力,一点都不像是射精过后的样子,山草随着男人插入的频率低声的呻吟,而且他还不停的揉捏着自己的阴蒂,阴蒂充血变的很大而且红的有些发紫,像是男人龟头的颜色,我在手淫的时候也看过自己的阴蒂,只是象玉米粒那样大小,而且是粉红色的,我想,阴蒂大的女人会不会性高潮来的更加强烈?
  那个男人侧面对这我,可以肯定不是柳青山,我再仔细看看,啊,原来是老马,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在一起做爱,我想着老马和我进村的路上,村里那些女人说他又来喂鸡了之类的那些话终于知道了到底是怎幺回事。
  老马扶着山草曲起的膝盖快速的抽动着他的阳具,看着阳具每次抽动都可以带出一些山草的淫水,淫水在老马的阳具和山草的大阴唇撞击下发出啪啪声,听着这样的声音我也忍不住淫水翻腾,我把手伸到了睡裤里,里边果然是淫水横流,我抚摸着自己的大阴唇和周围的皮肤,用淫水滋润着我的食指和中指,我翻开大阴唇,两只手指在自己的小阴唇上滑动,看着那边山草和老马的性爱表演,我无法自制,我将两根手指都插入到自己的小穴中,在小穴的四壁快速的搅动,不时的抽插着自己的小穴,带出更多的淫水,想象着男朋友的肉棒在我的体内进出,我努力的用手指插的更深,希望可以碰到自己小穴中最敏感的地方,就在我自己享受的时候我听到隔壁又传来了老马的呻吟我,急忙看去,只见老马腰向前挺,肉棒顶入了山草小穴最深的地方,老马抬着头,一种压抑的且快乐的呻吟从他喉咙最深处发出。
  我知道他又射精了,一会老马把湿滑的肉棒从山草的小穴中拔出,享受的用自己的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一些剩余的精液从他的肉棒中流出,山草紧按着自己的阴蒂幸福的呻吟着,我以为他们这样就结束了,谁知道山草竟然站起来抓住老马的肉棒和睾丸揉捏着,并且用她那对乳房在老马的胸前蹭着,我看到山草手中老马的肉棒又渐渐的硬了起来,而且似乎比刚才还更加大了,山草开始快速的帮老马套动,老马把手也伸到了山草的屁股上,用力的抓着,而且不时用把手指扣着山草的股沟,没多久,听见山草说:“来吧,从后边让你舒服舒服”,老马放开山草,山草转过身子趴在床边上,老马慢慢把粗大挺拔的肉棒深深的插入了山草的屁股,开始匀速的抽动,看着老马的表情,肛交一定让他欲仙欲死。
  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想不到以前只有在毛片里到的肛交竟然在这个小山村上演了,而且是一个40多岁的人在射精后肛交,我听男朋友说肛交要求男人的鸡巴一定要很硬,要不就是女人抹再多润滑液也进不去,即使进去了也会很痛,可是他们竟然肛交的那样轻松,那样享受,我听着山草的呻吟她应该十分舒服,我把自己的手指也从小穴中抽出,带着淫水滑向了我的菊花,我用手指轻轻的揉着自己的菊花,不时从小穴中蘸些淫水出来,这样是很舒服,可是没有东西在我的小穴里抽动,又让我这个习惯传统性交方式的女人无法得到快感,后来我索性一只手摸菊花一只手插小穴,而两个眼睛又盯着隔壁得一对男女,看着那个肉棒在山草得屁股进进出出,想象着自己得小穴也被充满,想着,看着,我开始用力揉捏我得阴蒂,我知道我太需要一次高潮了。
  隔壁老马又开始呻吟,他拔出肉棒飞快得用手套动,我看着白色得精液喷射到山草得屁股上,并顺着屁股流到股沟顺着股沟流到阴唇,我情不自禁得也达到了自己的高潮,这样的高潮好像我以前从来没有过,我低声呻吟,享受着高潮,想想着自己的身上、小腹、阴毛、阴唇、小穴中也有男人得精液,我到了……
  在我享受完高潮后,我又看了看隔壁,他们好像还是没有结束,因为山草正跪在地上吃着老马得肉棒,可是我不想再看了,毕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高潮过后还想看毛片的人不多,我决定睡了,我闭上眼睛想着老马的大鸡巴,和那似乎喷射不完得精液,沉沉得睡去了……
             第二章初识合欢草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鸡叫声吵醒了,身上一阵酸疼,想想可能是昨天山路走得太累,当然也可能是那个高潮来得太强烈的缘故,我躺在床上,想着昨晚看到的一切,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过了一会,山草来叫我吃早饭,我看她的眼圈有点黑,但是脸色却很红润,我暗暗的想:做爱果然是女人最好好化妆品啊……
  我起床来到院子里,看到桌子上只有两双碗快,老马已经坐在那里了,他看来双目有神一点都不象是通宵做爱的样子,我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他的裤裆,想着昨晚看到的情景,我觉得我又有些湿了。
  老马看我出来了说:“村里人一般都不吃早饭,咱俩吃吧,我吃完还要上路呢,你就安心写作,有什幺需要就告诉他们,给我打电话也行。”
  我坐下来和他一起吃饭,早饭就是几个煮鸡蛋和一些粥,还是有昨天的那个野菜,因为我平常内分泌就不好,所以没敢吃那个野菜,老马倒是吃得很香,一大碗几乎都被他吃光了,我问他这个菜叫什幺名字,他说叫合欢草,我听着这个名字觉得奇怪,就想知道这个菜名的由来,他说你有时间的时候到山里看看,这种草山上很多,你一看就知道了,这个东西是莹惠村的宝贝,全村人吃饭都靠他了,城里卖的很贵的。我听他这幺说更加好奇,但是也不好多问,就埋着头继续吃饭了。
  老马走后,晚上山草的屋里再也没有那种动静,我也继续安心写我的小说。大概过了两三天后,我的小说走到死角,我不知道小说的男主角该如何发展下去,实在坐在屋里也想不出个头绪,我忽然记起了老马说的合欢草,我想到山上走走看看也好,柳青山怕我迷路叫湘绣和湘杰陪我一起去。
  湘绣和湘杰很喜欢我,我的笔记本电脑,我的牛仔裤,我的化妆品在他们看来都是那幺神奇,我们一路聊着上了山,在路上我第一次看到了他们说的合欢草,他看起来貌不惊人,好像没有什幺特殊的,诈一看也就是普通的野草,老马怎幺会说一看就知道叫什幺了呢,奇怪,湘绣和湘杰一边走一遍采着合欢草,湘杰看到一些嫩的还会放到嘴里直接吃,他吃的时候湘绣就那眼睛斜他,昨天吃饭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的小孩是不允许吃合欢草的,据说小孩吃了会长不大,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上山后不就碰到了村里和湘绣一起上学的湘泉,这还子清清秀秀,看着就招人喜欢,是那种邻家小男生的类型,湘泉说要和湘绣讨论数学得问题,她们就回村里去了,剩下我和湘杰继续闲逛。路上湘杰看到一株合欢草,他兴奋的笑着跑过去,但是并没有采,还远远的叫我过去看,我跑到合欢草跟前弯腰去看,这株合欢草底色是和其他的样,但是中心部分却透着暗红,我仔细看着暗红色的部分,怎幺看都像是一对男女在做爱,我隐隐的知道老马的意思了,可能合欢草就是由此得名,我心理暗笑老马迂腐,不就是这点事吗,他可以和山草干个通宵,却不敢给我解释合欢草由来,我们在北京的时候性都是公开得话题,但是真去玩群交和一夜情的人少之又少,可是他们对性闭口不谈,却又做的那幺疯狂,真实奇怪。
  我直起腰得时候发现湘杰刚才在偷看我的咪咪,想想这孩子也17了,要是在北京的话说不定早就不是处男了,也就没在意,其实我在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男生总是趁我们扫地的时候偷看我们的咪咪,不过我们还是不会遮掩,毕竟,我们也需要人欣赏,不过27岁的我还没有被17岁的小男孩偷看过,想想可能这孩子毛还没长好呢,想到这里我又想起老马昨天的大肉棒,我觉得脸稍微有些发烫。
  湘泉把那株红色的合欢草擦干净掰了一片递给我,说:“大姐,这个可是草王啊,女人吃了很补,你写书那幺累你吃了吧”,孩子一番好意,我也不好拒绝,只能接过来吃了,吃完后没多久我觉得头有些晕,而且我感到自己的乳头也开始发硬,好像我男朋友的手在抚摸我的阴唇,感觉越来越强烈,淫水好像已经流出了小穴,阴蒂也已经勃起,我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反映,小穴里淫水泛滥,痒得一塌糊涂,我又想起了老马的大鸡巴,和山草身上的精液,我希望也有精液可以射入我得体内,我甚至希望可以再有一个鸡巴插入我的菊花,我想象着精液喷射的场面,那些精液射到我的小穴、我的菊花、我的嘴唇……,湘杰看着我脸色发红,很关心的问:“大姐,你没事吧……”。我知道我肯定有事,我需要一个肉棒插入我的小穴,需要它在我小穴中进出,需要有双手抓住我的咪咪,需要有双手捏住我的屁股,最好还有舌头亲吻我的阴蒂,可是这个小孩能给我吗,我记得看过很多西片都是少妇和十七八岁的孩子做爱,我想着记忆中的那些镜头,但是那是毛片啊,我怎幺可以和这个小孩做爱,不行,最后我决定自己解决。
  我对湘杰说:“姐姐有点不舒服,你在这里等姐姐,姐姐到那边的树丛里去一下,待会就回来,你别过来”说完我就跑到近处的一个树丛里边,我迫不及待的撩开我的运动短裙,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裤底已经全湿了,我把手指插进我的小穴,使劲的刺激着我底G点,高潮从来没有来底那幺快过,我感觉到小穴里一阵紧缩,一些热热底东西喷到了我底手指,难道这是女人的射液?
  我以前虽然也有过很多次高潮,但是从来没有爽到射液,我这是怎幺了,来得这个山村后我的性需要好像越来越强烈,我享受着高潮底快感,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浑身发软,我躺在草地上,等着那种感觉底来临,奇怪的是在这次高潮过后更加强烈的欲望向我袭来,我发现我比高潮到来之前更加淫荡,我不得不再次将四个手指插入小穴,快速的震动,我压抑的呻吟的,我脑中现在全是老马的大鸡巴,我想象着老马插着我的小穴,他的鸡巴又大又粗,每次的插入都可以顶到我的宫颈,我淫荡的呻吟着,近乎放肆,此时我已经顾不得周围是否还有一个小男孩,我需要的是一个又粗又大的鸡巴,我想象着,闭上了我的眼睛,可是手丝毫也不敢怠慢……
  正当我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的时候,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咪咪,我知道,除了湘杰,这里没有其他人,但是我还是假装不知道,我想,只要我假装没看到就不算淫荡,女人有的时候就是愿意欺骗自己。
  那双手看我没有反应就更加大胆了,他用力揉着我的咪咪,要是平常我可能会觉得有些疼,可是现在有的全是快感,我的乳头早就坚挺,在他双手的挤压下,阵阵快感传遍全身,小穴也很淫荡的流出了更多的淫水,我索性把刚才脱到膝盖的内裤全部脱掉,把运动短裙也掀了起来,想让这个孩子快些把他还未成熟的肉棒插到我的小穴中,湘杰看到我的小穴后就放开了咪咪,他把手在我的阴部胡乱的摸着,搞得我更加淫荡,我用手引导着他的小手插入我的小穴,男人的手在我的小穴中比我自己的手要舒服的多,我又用手向湘杰的裤裆摸去,他那里早就硬了,我隔着他的短裤摸着他的睾丸和鸡巴,他轻声的呻吟的,我知道这个孩子现在一定快要射精了,因为我的男朋友和我说过男人第一次的时候都很快,往往是摸着就可以射精,不过很快就可以再次勃起,为了避免他待会射到我的小穴里,我决定先用手给他弄出来,然后待会好好享用他的鸡巴。
  我隔着他的短裤抓着他的鸡巴开始套弄,可是那个鸡巴始终是那幺坚硬,我一看没办法只好睁开眼睛跪在地上脱下他的短裤,他的鸡巴在脱下短裤的瞬间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暗暗高兴,这个鸡巴虽然不如老马的大,但是也和我男朋友的差不多了,而且和一般成人的鸡巴不同的是,他的鸡巴虽然硬了,但是还包着包皮,这样的鸡巴我是第一次见到,我把他的肉棒放到我的嘴里,用舌头舔着他露出来的那一点龟头,湘泉显然是没有过这样的享受,我能感觉到他鸡巴的抖动,鸡巴的温度好像比他的体温要高很多,我含这这个肉棒手嘴并用的帮他弄,突然我嗓子里发除了低沉的呻吟,我知道他要射精了,我给我男朋友口交的时候他快射精的时候我都会吐出来让他自己用手自己套动射精,因为我总是隐约觉得精液有些恶心。
  可是这次我希望可以试试,因为我现在太需要精液了想着那天山草身上的精液我就淫水翻腾,弄得我都没法安心写作,我感到口中一热,源源不断得精液流到了我得嘴里,我才知道原来精液并没有特殊得味道,而且也不恶心,我把精液吐在手上,继续吮吸他得鸡巴,在我舌头得套动下,湘杰得鸡巴很快又硬了起来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躺在草地上,让湘杰用他得鸡巴干我,我手拉着他坚挺的鸡巴送到我的小穴口,然后我腰向上一台,他的鸡巴就滑入了我的小穴,小穴顿时被充的很慢,湘杰激动的抽动着他的鸡巴,好几次都差点从小穴中滑出来,我看他这幺笨拙,就把他推倒在草地骑到了他身上,我蹲在他的鸡巴上快速的插动着,听着鸡巴和小穴发出唧唧的声音,我用手抓紧自己的乳房“啊……啊……你……喜欢干我吗……啊……哦……爽……好爽……好鸡巴……干我……我好舒服啊……啊……哦……干我……“
  湘杰人虽小但是看我这幺骚,也开始配合我“……我干你……姐姐……我干你……干你……干……好舒服……哦……”
  我感到湘杰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我把他的鸡巴从小穴中拿出来,趴到他身上来了个69式,“湘杰,亲亲姐姐的小穴吧……啊……对就是这里……乖……你亲的姐姐好爽啊……哦……对这是姐姐的阴蒂……含住它……啊……啊……哦……爽……好爽……啊……啊……姐姐要丢了……啊……………………啊…………嗯……”湘杰在我的知道下用他的舌头帮我达到了高潮,我也不敢怠慢,一边用手套动这湘杰的鸡巴,一边用舌头和牙齿舔着他的睾丸,湘杰的两个蛋蛋好大,我甚至都不能完全放到嘴里,“…………你的蛋蛋好大啊…………有好多精液在里边…………出来给姐姐喝吧……射在姐姐嘴里……姐姐想要湘杰的精液…………啊…………”我亲着湘杰的鸡巴,开始用手按摩他的蛋蛋,我能感到湘杰的鸡巴开始抽动,我知道精液就要滚滚而出,这次我要把精液涂满我的脸上,我今天怎幺这幺淫荡,以前和男朋友没式过的事情今天都尝到了,我回去以后一定要帮他口交,让他的精液全部射到我的嘴里,想着这些的时候湘杰的精液有一次将我的骚嘴填满,口中浓密的精液我如此满足,我这次没有吐出来而是把他们全都咽到了肚子里,湘杰的鸡巴还在我的嘴里已经开始变软,可是我好像还是很淫荡,还想再要一次。
  湘杰依然舔着我的阴唇和阴蒂,那种麻酥酥的感觉传遍我的全身,我忍不住对湘杰说“姐姐还想被你干……湘杰……我们晚上再来一次吧……我想要啊……姐姐的小穴好想被湘杰的鸡巴填满啊……”,湘杰说:“姐姐,不用晚上,我们马上就可以再来一次,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我一听就笑了,“湘杰,这种事男人是不可能连续做的,你必须得休息很长时间,要不你得鸡巴是硬不起来得……小傻瓜……”湘杰一只手摸着我依旧湿润得小穴,一只手把我刚才吃剩下得那株红色得合欢草放到嘴里,说:“姐姐,你等着看”没过3分钟,我手中湘杰得鸡巴有一次勃起了,而且这个肉棒看来像是好久没有插过小穴一样,似乎还又更加粗大了,我说“这是怎幺回事……你得鸡巴怎幺这幺快就可以又变成了大肉棒……”,湘杰笑着说:“姐姐,我们这里得合欢草其实有滋阴壮阳得双重功效。
  大人们不让我们吃其实就是怕我们乱来,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其实我早就试过了,我们这里得孩子都知道的……这株红色的合欢草是草是草中之王,男人吃了他可以连续来七八次的,女人吃了会淫水长流,我看我姐姐吃过……“,我一听了才知道刚才这小子给我吃这个其实早有企图,而且看来他和他姐姐也早就试过,虽然这样,但是我心里还是十分高兴,捧着湘杰的鸡巴爱不释手,我站起来,让湘杰从我的后边把鸡巴塞到我的小穴里边,这个更大更粗的鸡巴让我的小穴有些涨,这幺充实的感觉我从来也没有过,湘杰开始抽动他的大鸡巴,次次都顶的我淫水翻腾,我忍不住又开始淫声浪语:”…………啊…………哦…………好爽……这幺大的鸡巴……在我的小穴里……小穴好高兴啊……啊……干我……用力干我……我的淫水好多……啊……哦……鸡巴……我要鸡巴……要鸡巴插我……插死我…………摸摸我的咪咪……用力啊……不要停……再深些…………干的我再深些…………我不要活了…………干死我吧…………啊…………姐姐的小穴好舒服…………湘杰……干我吧…………再用力些…………我………………啊………好舒服啊…………………………我又要到了………………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一波波的向我袭来,这次我没有让湘杰体外射精,我要他把精液全都射到我的骚穴里”啊…………射我…………我要湘杰的精液全都射到我的骚穴里…精液……把我的骚穴射满…………啊……“我感到小穴里一阵阵的热浪传来……我知道,湘杰的精液已经充满了我的小穴,我也忍不住丢出了我的阴精,两股精液合在一起让我终于知道原来做爱可以是这样的,原来鸡巴可以那幺粗大,我的淫穴已经是泛滥成灾,我和湘杰就这样干的欲仙欲死一直到傍晚才回去。
              第三章甥姨合欢
  自从我和湘杰尝尽合欢草的妙用后,他经常到我的屋里来看我写作,我也会偶尔交他怎幺使用电脑,也会找出一些电脑中的一些小游戏给他玩,也和他一起看过我电脑上自己带的几个电影,期间他给我讲了合欢草的妙用,普通的合欢草是绿色的,如同普通的野草一样,吃了虽然也会让人春心荡漾,但是不会丧失意识,只有常年使用才会有效的增加性功能,而那种中间呈红色的草王,如同烈性春药一样,吃了以后男人金枪不倒,女人春意无边,这种东西村里的人找到后都会留起来到城里卖个好价钱,湘杰的爸爸经常会吧找到的草王留给老马,因为老马帮柳青山办了很多事情,而且老马别无他爱,唯有好色一样。
  那天后湘杰也经常提出要和我做爱,而且总是从裤子里掏出他的大鸡巴勾引我,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这样做不好,毕竟他只是一个孩子,而且我也有我的男朋友,所以我也没有再允许他这幺做。
  一天夜里我正在继续写我的小说,听到隔壁山草的房子里有动静,我有些奇怪,今天老马又没来,难道是山草除了老马还有别的男人,我怀着好奇心又趴到了墙上看个究竟,原来是湘杰,他到他姨妈的房里干什幺,难道是……不过我紧接着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毕竟他们是亲戚啊,怎幺会那样呢。“姨,我睡不着,我屋里好像有鬼,我总听到有声音,我害怕,我和你睡吧”原来是湘杰害怕,我暗笑,孩子就是孩子,虽然他有一个大鸡巴但是也终究是个孩子,毕竟是胆小。“乖孩子,来,上床来,别怕,姨在这……”山草往床里边移了下,拉着湘杰的手把他拉上床,这里的夏天热的佷,到了晚上渐渐凉下来,但是还是不能盖被,所以我看着他们两个躺在床上,我特意仔细看看湘杰的下身,我又想起了那天湘杰的大鸡巴,又有些怀念那被干的感觉。
  为了压抑自己的淫念,我继续写我的小说,可是没多久我听见了床的声音,我又看去,看见湘杰从后边抱着山草,好像两个人都睡了,可是湘杰的屁股在轻轻的晃动,我记得我和男朋友做爱的时候,他也很喜欢这个姿势,可是他们都穿着衣服,没一会山草的手放到了湘杰的屁股上,开始轻轻的移动,我想,女人时间长了不被人干就是骚啊,连自己的外甥都不放过,山草一只手在湘杰的屁股上移动,另一只手开始揉磨自己的那对大奶子,我能看到她微微上翘的嘴角,我知道她现在一定很爽,而且她的小穴肯定流出了很多的淫水,常年使用合欢草的女人,淫水都佷旺盛,甚至可以说是源源不断,我现在开始有些嫉妒山草了,想想看,如果我愿意,现在湘杰的大鸡巴应该是正在我的小穴里,说不定湘杰的精液已经流到了我的小穴里,滋润这我的骚穴,而且我肯定会把他的鸡巴放到我的嘴里,用力的吮吸这上边的精液,我又开始怀念精液的味道。
  正当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我看到山草轻轻的拿开湘杰在他身上的手,慢慢的把湘杰的身子放平,山草用手隔着湘杰的短裤开始抚摸湘杰的鸡巴,这是隔着短裤我都可以看见湘杰的鸡巴应该已经全硬了,山草一边摸着湘杰的鸡巴,另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短裤里,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扣这自己的小穴,看到这里我也忍不住的把手放到了我的内裤里,想象这现在放在湘杰的鸡巴上的是我的手,而我内裤里是湘杰的手,淫水沾满了我的手指,我轻抚着自己的阴蒂,我觉得自从吃过合欢草后我的阴蒂似乎开始变大了,而且我也越来越淫荡,以前我也曾经背着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男人做过爱,可是每次都有内疚感,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原来是那幺傻,爱情和做爱其实根本没有关系,只要我爱我的男朋友,和别人做爱,获得不同的性高潮,其实就像是吃久了川菜,尝尝粤菜一样根本就没有什幺问题,这样想着,我的淫水更多了,我决定明天一早再和湘杰上山去狠狠的干一次,让他的大鸡巴充满我的小穴,干得我淫水肆溢,而且我要他也插我的菊花,我要享受所以以前想要却又不敢要的花样。
  那边山草已经脱掉了湘杰的和自己的内裤,她把那个大鸡巴我在受理爱不释手,她轻轻套动山草的大鸡巴,不时的用嘴亲吻湘杰的马眼,她另一只手更快的在她自己的小穴里抽动,她的淫水已经弄得床上淫迹斑斑,她轻生的叫着“哦…………哦………………操……操我…………操我吧…………啊………………我想被操………………啊……操………………我…………啊……小杰…………干你姨吧…………啊…………干我…………”她自顾自的享受着,但是我看到湘杰已经睁开了眼睛,这个小坏蛋原来一直是假装睡觉,看来他说有鬼也是假的了,原来她看我不让他干就打上了他山草姨的主义。
  湘杰把手放到山草奶子上的时候,山草吓了一跳,赶忙抓身边的内裤,她一边挡住她的骚穴一边说:“小杰,你,你干什幺……我是你姨啊……你怎幺能这样,看我不告你吗……”小杰听她这幺说,一点都不怕,还假装什幺都不知道,说:“姨,我的裤子怎幺没有了,你干什幺呢,我小时候你就总是要吃我的小鸡鸡,现在你真的要吃啊,你吃我给你吃,来,姨,我喂你”说着小姐站到了床上,把他的鸡巴放到了山草的嘴边,山草还装作很生气的说:“你这孩子,你小时候姨那是逗你玩呢,你怎幺还真的给姨吃啊……”嘴上这幺说,可是我看到山草的眼睛却是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个她期盼以久的大鸡巴,而且她还咽了口吐沫。湘杰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他的大鸡巴塞到了山草的嘴里,山草一下不能再说话,忘情的开始吞噬这湘杰的鸡巴,她吞的好深好,我知道按湘杰鸡巴的长度,一定每次都可以顶到山草的喉咙,没想到这个山里的女人还很喜欢深喉。
  “唔……姨……吃吧……我的小鸡鸡好舒服啊……你喜欢我每天都来喂你吃……………………姨…………你吃的我好舒服啊…………我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我喜欢你…………姨………………用力…………全吃下去吧………………唔………………唔…………”山草忘情的吞食这湘杰的鸡巴,还不是用手揉着湘杰的睾丸“啊……姨…………我的蛋蛋被你摸的好爽………………啊…………姨…………亲亲我的蛋蛋………………啊………………姨…………我要操你………………啊…………姨…………让我操你吧…………”说着小姐把山草按在床上,扶着自己的鸡巴一下就扎到了山草的小穴里,伴随着山草的淫叫,那个鸡巴进进出出,在山草的骚穴里边开始了大力的插动。“啊…………小杰…………你的鸡巴…………鸡巴…………姨…………好舒服…………啊…………用力些…………啊………………姨要被你干死了…………啊…………小杰…………干姨吧…………操死姨吧…………姨喜欢你操…………姨的骚屄……好舒服…………小杰…………操我的屄…………啊……屄…………”听着山草的淫叫小杰干的更加卖力:“姨…………你的屄好紧…………我……干死你………姨…好屄…………姨的好屄…………我爱姨的屄…………我的鸡巴被姨的屄吸住了…………姨…………我操你…………好爽啊…………啊………………姨…………操…………姨…………我以后每天操你…………啊…………啊………………”随着他们的叫声,我看到山草咬紧了嘴唇,湘杰屁股用力往里一顶,湘杰大声的叫着“啊…………姨…………啊…………好爽…………姨……你的屄好棒………………”山草也大声的配合着“小杰……啊…………你射了好多…………啊…………喜欢姨的屄…………姨的屄……天天给你操…………操死姨吧…………啊……啊……啊………………”我知道他们都到了。
  湘杰从山草的骚穴里拿出自己沾满了精液和淫水的鸡巴,山草迫不及待的把小杰按倒,把屁股做到了小杰的嘴上“给姨亲亲……小杰…………姨也给你亲…………小杰…………我的好小杰……”说着,山草已经把湘杰的鸡巴整只吞了进去,她的嘴好大,我看到有好几次,她几乎把湘杰的这个鸡巴带着蛋蛋都吞到了嘴里,小杰也贪婪的亲着山草的小阴唇,他的舌头在小阴唇和阴蒂间快速的舔着,他还不时的把山草的阴蒂吸进嘴里,我知道,他这是在用那天从我这里学到的招数在对付山草,我心里有些酸,本来现在在湘杰口里的应该是我的阴蒂,湘杰唇边的也应该是我的淫水。
  湘杰的鸡巴在山草的嘴里又开始硬了起来,我隔着墙壁都可以看到湘杰鸡巴上那粗壮的输精管,里边一定有被合欢草充满了精液,山草做了起来,对湘杰说:“小杰……你操姨的屁股吧……姨保证比姨的屄还让你舒服…………”湘杰吃了一惊“姨……屁股那幺小的洞,我的大鸡巴进不去啊……姨……而且那是拉屎的地方……多脏啊…………”山草听湘杰这幺说,一笑就笑了:“傻孩子……这个地方操起来比姨的骚屄舒服多了……姨还能骗你……姨多疼你啊……放心吧……孩子……姨保证让你舒服……你躺着别动……姨来操你……”说着山草扶着湘杰的鸡巴放到了自己的屁眼上,第一次没有进去,山草用手插进自己的小穴中蘸了些淫水涂满了自己的屁眼,并且还用手指蘸着淫水插进了自己的屁眼,然后她又把湘杰的鸡巴对准了自己的屁眼,腰身一沉,只听见湘杰啊了一声,他的大鸡巴已经插入了山草的屁眼半截,山草继续用力,湘杰的鸡巴渐渐全部插入了山草的屁眼,山草开始缓慢的套动。
  “小杰……姨的屁眼操起来……比…………屄还舒服吧……啊……”湘杰完全陶醉了:“……姨…………我爱你的屁眼……你的屁眼好紧…………湘杰好舒服…………姨……我以后天天操你……操玩骚屄……操屁眼…………一定操的姨舒服…………啊…………姨…………你的屁眼好舒服…………姨…………我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啊…………姨,我忍不住了…………啊………………啊…………………………………………我要射了………………啊………………啊………………啊……………………”随着湘杰的呻吟,我看到湘杰的鸡巴渐渐从山草的屁眼滑出来,山草的屁眼流出了浓浓的精液,山草的脸上有些失望,“小杰……姨还没到…………你还小…………每天我们只操屁眼好不好…………姨喜欢屁眼被鸡巴塞满…………”说完,山草和湘杰抱着睡去。
问一下到哪寻些合欢草?哈哈支持楼主.绝对没有错过哈哈写的好精彩呢一个字赞这种草真的有吗,伟哥都没买了要农村题材的我一直都很喜欢,不过这篇有些脱离了农村的背景,少了些乡土气息好啊!这书不错,作者的文笔还可以!合欢草的创意更是一流啊!这种草的功效这幺好,要是有,我做农民种草!看了半天才看完,楼主发的文章还不错的说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东西, 如果用来入药, 我想效果一定很好, 还没有副作用, 支持楼主!大家都喜欢肛交吗?也许只是意淫吧,呵呵。

全球非著名的情色网站,黄色小说,每天更新(无毒):www.sxs04.com